<listing id="lbdf9"><listing id="lbdf9"><menuitem id="lbdf9"></menuitem></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lbdf9"><nobr id="lbdf9"><progress id="lbdf9"></progress></nobr></address>
            <span id="lbdf9"></span>

              <address id="lbdf9"></address>

                <address id="lbdf9"></address>
                <form id="lbdf9"></form>

                    <address id="lbdf9"><listing id="lbdf9"><listing id="lbdf9"></listing></listing></address>
                    您的位置:首頁 >六安新聞>深度報道>詳細內容

                    合肥到六安不再遙遠

                    編輯:宋明俊 來源:本網原創 發布時間:2021-09-09 09:43:17 【字體:

                      黨啊,今年是你100周歲生日,亦是你執政72周年。你領導中國各族人民,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為了實現中華民族的復興之夢而奮力拼搏。華夏大地云蒸霞蔚,虎嘯龍吟,日新月異,人民幸福。自新中國建立以來,從每一個側面,每一處小點觀察,中國都已經正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巨大變化和無可比擬的巨大進步。

                      現在,就以我的親身經歷,談一談合肥到六安之間交通的巨變吧。

                      1956年暑期,我從設在張老圩的肥西第一初級中學畢業,被保送到六安高中讀高中。到六安讀書,老天爺!當時在我和家人的心目中,六安是個非常遙遠的地方:它距合肥以官亭為中心,號稱180里,步行得走好幾天呢。那么遠的路,一年只能回家一兩趟,這可得受苦了??蛇@沒有法子啊!我的家鄉雖然在合肥南郊,但當時屬六安地區管轄。學校和老師說,要想享受保送待遇,就得到六安讀書,沒得商量。唉,命運就是這般使我和六安結下了不解之緣。

                      好,到六安讀高中!聽說六安產茶葉,大街小巷一定長滿碧綠碧綠的高大的茶樹,多美啊!好,已是高中生了,自然要闊氣一點,自然得坐汽車到遙遠的六安去!

                      這年9月初的一天早晨6點鐘,我從合肥汽車站第一次坐上長途客車,直奔六安。汽車在斗折蛇行、黃塵撲面的公路上踽踽獨行,到中午才到達距合肥僅幾十公里的官亭汽車站。在官亭吃過中飯,我們又登上車,繼續西行,大約下午5點鐘,終于到達六安汽車站,位于今天九墩塘畔的皖西大廈處。

                      我第一次由合肥到六安,乘坐客車,除去吃中飯花的時間,足足用了10個小時——這給我的印象特別強烈。直到如今,我還常常想著這件事:從合肥到六安,客車怎么會跑10個小時呢?這似乎是在做夢。

                      當我翻開六安的有關史志并采訪了交通部門一些知情同志時,這才明白——

                      六合公路全長約80公里,解放初期這條公路已殘破不堪,路面凈寬僅3米;全線20座橋梁,木架橋占百分之七十六;在我的印象中,彎道不會少于200處。汽車通行能力很低,由六安開往合肥,一個單程得花10個小時之久。對此,民謠形容說:“一去二三里,拋錨四五回;上下六七次,八九十人推”。

                      六安的汽車運輸始于民國十八年(1929),至解放前夕,六安僅有3輛汽車。新中國建立初期,六安成立了汽車運輸公司,汽車發展到6輛,幾乎都是外國產品,總動力不過18年噸位。

                      再查資料發現,我還是個幸運者呢。原來在1952年大別山開始興建水庫,淮委和省交通廳聯合投資,對六安公路進行全面整修。將合肥大蜀山到六安的六合公路進行全面整修。將合肥大蜀山到六安的77公里路面,加寬到5.5米。1956年,我還是在加寬后的路面上乘車的呢。

                      從1959年至今,我除了在合肥上了4年大學處,一直在六安盤桓、落戶、安家。六安是我的第二故鄉。由于經常往返于六安、合肥之間,對六合公路的建設,我更加關注。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六合公路給我突出印象是營運車輛少。記得有兩次,我挈婦將雛回老家過春節,乘的是蒙頂大貨車,人貨同載,沒有座位,大人還可以抓住頂上鐵欄站立,小孩則可憐了,只能緊抱父母的大腿,隨著車行搖晃,“搖搖搖,搖到外婆橋”,一身汗、一身灰地榮歸故里。那時個人也窮,川資匱缺,我有兩次是由六安步行回合肥老家的,由肥西金橋之后轉向南,經肥西縣西部山區的南分路、聚星街、隆興集、周新街、燒脈崗、上派河,轉而向東走7.5公里,就可回到我親愛的故鄉三十廟了。以上這些苦楚還好說,最可怕的是擔心有生命之虞。

                      最驚險的一次,是1967年我回老家過春節,高高興興地攜帶兩只風干的羊上車,本來座位在車門旁邊靠右的一排,可是座位已被人坐占了,我沒同他爭座位,又加攜帶著重物,干脆跑到最后一排坐下了。適逢“文革”時期,車站管理混亂。車子在大院里停著有一個多小時,才見司機上車。我目睹司機將車門一關,然后開車一打頓,“轟”!汽車門旁突然爆炸起火。司機倒還機靈,迅速跳車逃走??蛙嚴餄鉄煗L滾,瞬間淹沒一切,幾十人在煙霧中互相抓扭,事后我發現座位靠前后的粗大鋼筋,都被人扭得象麻花兒。接著,汽車窗戶玻璃被人用拳頭砸碎了,嘩,嘩,一個個乘客爭相撲下車,當然大都被摔傷了。我也想即刻逃走,可是一位老兄騎在我的脖子上,我脖子一提,把他頂到車頂。這樣一來就象歇后語所說的,“鷺鷥拴著烏龜腿——飛不掉我也爬不了你”。兩人競相撐持著,一直到車里所有人都逃走了,一直到車廂里煙霧被風吹凈,那位老兄才不好意思地從我脖子上跨下腿來。事后人們發現:原來是一個旅客販運裝滿上海產的兩大旅行包小孩玩的“火炮”,他就坐在火炮上。好了,他的棉褲全被炸爛,肉被炸飛,露出白骨。最慘的是,他的一副臉皮被炸得拖到下巴頦下,幽幽擺動。只見他攤著雙手,向眾人哭訴道:“我這怎么辦啦?怎么辦啦?”50多年過去了,我偶爾還會想到:那位旅客是否能幸運活下來?整整一車旅客,大都被送醫院了。剩下我們十幾個手腳齊全的,車站派一部中型車子,將我們送到合肥。我的頭發稍子全部被烤焦,有人還以為我是用火鉗燙發所造成的呢。

                      就是在如此這般的艱難情境下,中國共產黨和人民政府,還是心中裝著人民、處處想到群眾,不斷地改善、改變著六合公路的面貌。

                      1964年,六合公路動工改成渣油路面,1965年9月竣工。油面寬達5.5米,成為安徽省的第一條黑色路面。

                      1970年,重修六合公路,油面加寬到6米。

                      1975年11月,六合公路進行大規模改建。從大蜀山到六安的老路全部廢除,重新測定路線,除幾個彎道外,一律走直線。該工程1978年竣工,路面達20米,油路面凈寬9米。

                      1978年改革開放以后,六合公路徹底變了樣,采用新工藝、新技術鋪筑水泥路面,建成一級汽車專用線,凈寬32米,分4個車道,外加兩個慢車道。此項工程的完成,是作為建國50周年的獻禮工程。

                      六合公路啊,你好!我初踏你的身軀時,還是一個剛剛懂事的青年,而今我已年逾八旬。人的生命衰亡不可抗拒,而你在中國共產黨的開拓、護持之下,卻隨著時光的流逝,越為越年輕、越來越美麗。

                      如今,經過40多年改革開放大潮的推動,中國已發生了數千年來從來沒有的翻天覆地的輝煌巨變。以交通而論,六安已變成全國著名的縱橫南北東西的鐵路樞紐城市;乘飛機嘛,合肥新橋國際機場,幾乎就在六安群眾的家門口;而公路交通呢,六安已有東西南北四個汽車站,高速公路、高等級公路輻射向四方,公共汽車通向農村的每一個角落,花一元錢就可以走遍城鄉。而我親愛的六合公路啊,你已化作312國道的一部分,目前六安市已有機動車近80萬輛,而在六合之間的這一段,每天行駛著各種載客車輛不少于3萬輛!

                      如今,我從六安回歸合肥故鄉,小車飛奔只要一個小時。步行之苦,搖晃之累,爆炸之險,早已化為歷史陳跡和文字之間的回憶了。

                      中國共產黨啊,我們沐浴在你的光輝之中,樂享你的深恩厚澤,在你百年誕辰之際,我們愿真誠地高呼一聲:中國共產黨萬歲!(徐 航)


                    【打印正文】

                    相關信息

                      免费国产成人高清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