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lbdf9"><listing id="lbdf9"><menuitem id="lbdf9"></menuitem></listing></listing>

        <address id="lbdf9"><nobr id="lbdf9"><progress id="lbdf9"></progress></nobr></address>
            <span id="lbdf9"></span>

              <address id="lbdf9"></address>

                <address id="lbdf9"></address>
                <form id="lbdf9"></form>

                    <address id="lbdf9"><listing id="lbdf9"><listing id="lbdf9"></listing></listing></address>
                    您的位置:首頁 >六安新聞>深度報道>詳細內容

                    野逸天真 寫我本心                    
                    ——漫談宦棟槐其人其畫

                    編輯:宋明俊 來源:本網原創 發布時間:2021-09-15 08:47:11 【字體:

                      引言:宦棟槐,木鬼也。善飲,性疏狂,尚野逸,擅水墨,喜交游,雖年逾花甲,須眉盡白,然童趣未減,真真一華發少年也。此之造像戲言,未知贊許者幾也。

                      棟槐先生早先要我給他寫篇文字,而我一直無法動筆,個中緣由全在一個“變”字,總覺得對他沒個準確的把握,總認為他無論是思想行為還是藝術狀態始終處于一種矛盾交織交替的狀態,他總是在不斷否定過去中去尋求當下和未來。直至今天,這種感覺仍縈于腦際——他還在變!

                      傳統中國山水畫曾是宦棟槐先生早期追隨名家、馳騁筆力、展現才華、耕耘夢想的處女地,他于此取得了不俗的成績。后來他接觸到日本名家東山魁夷作品而深受觸動和啟發,于是經過一番獨具天才的穎悟,很快便從“傳統”走向“唯美”,以一幅清麗絕塵的巨幅山水《清音》征服國畫界,并一路狂奔創作了一批諸如《月光曲》、《丘壑》等類似風格作品,盡情翱翔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國畫天空。這個時期的他意氣風發,創作了大量筆法上跳出傳統理念上緊追時代的唯美風格作品,試圖營造一種人們心中的世外田園之境,應該說取得成功。但不久他就陷入深深的矛盾中,這種矛盾源于現實世界快速的變化:改革的推進,開放的擴大,思潮的激蕩,金錢的喧囂,人們被動地卷入日行千里的社會生產生活的激流漩渦而不能自主,對未來既憧憬又迷惘。種種這些都讓棟槐先生目不暇接,難以捉摸,并在他的腦子里橫沖直撞,糾纏不已,使他痛苦迷茫,迫切尋求解脫。

                      于是,他決然打住當下的筆墨,奮然背起行囊北上滯京開始了北漂進修生涯,在京城這個文都藝海東突西撞、下沉上浮,完成了一次畫藝的驛站加油乃至自我革命,玩出了一本令人們驚異而又迷惑的《中國現代水墨藝術傳呼》。他對這段個人生活和藝術探索還是很在意的,在他離京返鄉后還寫了本散文集《有多少北漂可以重來》,記述了那段時間他的游學經歷和藝術思考。此時的他深受西方現代主義和表現主義藝術影響,游行于各種新怪奇的藝術流派走廊,盡情嘗試以現代水墨乃至丙烯油彩混合形式將人體、輪胎、電線、管道、漁網等等物象經過夢中的鬼怪解構,錯雜糾纏地涂抹在宣紙上,造成人們所不曾見過的藝術形象,并謂之“糾纏系列”,試圖表現社會前進過程中出現的諸如在經濟發展的同時伴生價值的淪喪、文化的滑坡、民眾的疑惑,等等。此時的他,思想矛盾,行為疏狂,才華橫溢,創作豐盛,并不停地辦展、講學、編書、出版,竭力探索中國畫新途,但作品很難為人們理解。他這個時期的作品更重視思想內容的全新表達,極力嘗試新的表現手法乃至構建新的藝術狀態,完全決裂于傳統,不僅筆墨語言普通人不解,畫面形象也游離傳統美學,人們在觀賞過程中可以獲得某些啟迪,卻難以獲得一般意義上的審美愉悅。他自己也時而興奮,時而沮喪,在表現“糾纏”中被深深地糾纏住了。這之后,他繼續以抽象手法用綜合材料創作了一批光影與靜物系列,試圖從“糾纏”中解放出來,而畫法卻愈發脫離傳統,畫作抽象晦澀難覓知音。直到本世紀初,在經過輾轉反側的癲狂藝術旅行后,他開始回歸了——返從傳統筆墨那里尋求慰藉和出路,這就是近20年大家經??梢孕蕾p到的總體趨向穩定的木鬼新文人水墨畫,作品涵蓋山水、花鳥、人物,而以人物為主。

                      然而棟槐先生并未從原有矛盾狀態中完全走出來,他仍然一直矛盾著并在作品中繼續制造著矛盾。無論是書田園之音,還是造心靈之境,這種矛盾無時無處不在。棟槐先生近年來試圖徹底歸于平靜,遠離浮華,超然記錄人間百態,圖解人生真味,卻因此而更多地在作品中流露出一些虛誕。他既向往老莊虛境,又懷有儒家情懷,始終放不下那種潛意識里的人文關懷,卻又不想實踐有效的實現方式,最后只有訴諸筆端,“藏納塵俗之事,涵繪塵外之心”,藝術地表達我心所愿。

                      棟槐先生唯一不變的是他對藝術追求的執著和對精神家園的堅守。這種執著與堅守,成就了他新文人水墨畫在艱辛探索中形成風格,走向成熟——風骨爛漫,稚拙古樸,寓莊于諧,欲隱還顯。這種風格的形成有四點值得研究。

                      以古立畫。新文人水墨畫依然是中國畫,根在傳統,無根的現代水墨曇花一現,終究立不起來。棟槐先生從學習傳統而來,古法自是熟悉。雖然始終向往創新,不斷求變,搶占時風,但當他在藝途上轉了一個大彎子后更重視弘揚古法,“接古人未了之緒,寫今人胸中激情”。他筆下的人物形象,顯然有現代水墨的那種筆墨造型,但整體上是意寫的夸張的甚或是漫畫式的,人物形象、筆墨線條,都可遠從宋人李確、牧溪甚至梁楷那里找到關聯,但更具文人意趣,有種稚拙格調。所作山水、花鳥亦可尋前賢筆墨蹤跡。打開畫冊不難看出,他現階段的水墨畫雖明顯區別于傳統經典,但仍蘊含著或濃或淡的古韻,如所畫之人物服飾雖有現代混搭但整體趨向古裝,畫面構成、筆墨、氣韻、意境亦暗合古風。尤其是那種延續千古而不滅的文人精神在他的畫中更加生意盎然!

                      以詩潤畫。棟槐先生每每題詩于畫作,平添畫作詩意,頗耐人尋味。古人賢人詩句他總是信手拈來,或照抄或整合或改造,十分熨貼,有時也自作詩句,這說明他有著極為廣大的古今詩文閱讀量,功夫常在畫外?!豆怅幩萍防锞徒桀}明代畫家陳淳題畫詩句卻另有一番情趣:人生行樂當及時,光陰有限無淹期?;ㄩ_花落尋常事,寧使花神笑儂癡?!秾ふ易晕摇樊嫷氖侨合?,則借用近代印光法師自勵諸聯:“閱遍塵寰原是幻,研究妙境急歸真;證道方能超六道,明心自可了三心?!比绱?,作品詩情畫意渾然一體,意境深邃,極具淳度,讀之如飲甘怡。一般而言,新文人畫家相較于古人則優勢在畫功,不足在文底,棟槐先生難能可貴地兼而善之,試想這里面有多少付出可以計算?

                      以書入畫。知天命之后,棟槐先生堅持書畫雙修,于書法狠下了番功夫,字越寫越有味道,畫面題跋越來越長。他能夠像傳統文人畫家那樣“寫”畫,線條澀進而有韻律,墨象爛漫而趨古澹,似乎是不經意而為的漫筆草草,卻于隨意涂抹間營建出一種不衫不履、風骨爛熳的筆墨風格,山水、人物、花鳥莫不如此。這種明顯有別于他人的畫風正對應著他疏狂的性格,求變的心態,野逸的追求,也使得他的畫散發著濃濃的書寫味和書卷氣。

                      以心為畫。棟槐先生說他畫的人物非古非今,卻共同傳遞著人類喜怒哀樂的豐富情感與人生道理,力圖使勾勒的每個人物形象鮮活,哪怕是逸筆草草也直抵人之本心。一個個或悠然閑適或木訥呆望或慵懶天真或大徹頓悟的表情后面隱藏著的是棟槐先生在藝途中所理解所實踐所崇尚的人生修為觀,是一種“抒胸臆以振斯文”的筆墨表達,透露出求己至善并由己渡人改造社會的個人理想。他的畫充滿哲思,但這種哲思是一種大雜燴,有時向往儒家的兼濟,有時充盈釋家的悲憫,更多的則表達一種老莊無為的思想,充分反映他始終在出世與入世之間矛盾徘徊,對現代哲學反而關注不夠,卻時而閃現樸素的辯證思維?!渡介g集》系列便有出世之意,而《高士圖》則有用世之感。他畫人物喜歡將其置于山水之間,亦表明他追求天人合一的藝術理想,他總是抹不掉心靈深處那種對自然的向往,那是他年輕時曾經營造的山水田園,一種精神歸宿。實質上,他總是在畫他自己——不同時期不同狀態的自己。

                      “縱然厭多事,超繁趨淡薄”。宋人陳師道的這句詩道出一種至味是常的人生感悟。在當下及未來,倘能真正遠離人世喧囂而不再糾纏名利煙火,淡泊明志,澄懷觀道,定能“滌繁襟,釋躁心”。而以這種狀態作畫寫字必能開創一個新境界。棟槐先生還會變嗎?我預測,還是要變,“變化者,天地之自然”,木鬼不會不變?;畹嚼蠈W到老變到老,這才是真正的藝術家。是否大變,“鬼”才知道!(唐云洲)


                    【打印正文】

                    相關信息

                      免费国产成人高清在线观看